參、佛陀說五戒之因緣

 

       宋元嘉年求那跋摩所譯《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云:聞如是:一時佛在迦維羅衛國。爾時淨飯王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欲所請求,以自濟度。唯願世尊哀酬我志!」

 

       佛言:「可得之願,隨王所求!」王白佛言:「世尊已為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制戒輕重,唯願如來亦為我等優婆塞分別五戒可悔、不可悔者,令識戒相,使無疑惑!」

 

       佛言:「善哉,善哉,憍曇!我本心念,久欲與優婆塞分別五戒。若有善男子受持不犯者,以是因緣當成佛道。若有犯而不悔,常在三塗故。」

爾時佛為淨飯王種種說已,王聞法竟,前禮佛足,遶佛而去。佛以是因緣告諸比丘:「我今欲為諸優婆塞說犯戒輕重可悔、不可悔者!」諸比丘僉曰:「唯然,願樂欲聞!」

 

      

      《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是佛陀因其父淨飯王來請問而後對比丘再分析戒相,可讓比丘為居士白衣說戒。淨飯王Śuddhodana,音譯首圖馱那、輸頭檀那、閱頭檀、悅頭檀。又作白淨王、真淨王。中印度迦毘羅(Kapilavastu)之城主。佛陀之生父,其子難陀(Nanda)、孫羅睺羅皆為佛陀之弟子。據《起世經》載,淨飯王為師子頰王(Siṃhahanu)之長子。以摩耶(Māyā)及摩訶波闍波提(Mahāpajāpatī)為王妃。佛陀即摩耶所生。王晚年孤寂,後亦虔誠歸依佛陀,成為佛陀及其弟子之外護者。七十六歲(一說九十七歲)逝世。

 

       而迦毘羅衛國者(Kapila-vastu),亦即釋迦族之國土。又作迦比羅皤窣堵,略稱迦毘羅。意譯黃赤城、黃髮仙人住處、妙德城等。在佛陀晚年,迦毘羅衛之釋迦族慘遭憍薩羅國(Kośalā)毘琉璃王(Virūdhaka)之虐殺而衰亡,此地亦漸次荒廢。晉朝法顯至此旅遊時,城址已荒蕪,民家僅數十。唐代玄奘西遊,尚見伽藍(sajghārāma僧院)、窣堵波(stūpa塔)及阿育王(Aśoka無憂王)所建之大石柱。今遺蹟已不可見,唯大石柱陷入土中,於一八九七年始挖掘出土。即今尼泊爾塔Ta-rai之提羅拉冠特Tilaurakot地方,為佛陀出生之處,數論派傳說中之始祖迦毘羅仙人亦居於此,因此以其名為國名。

 

       今尼泊爾南部的提羅拉科特(Tilaurakot)距相傳釋迦牟尼佛誕生地藍毗尼(Lumbinī勝妙處)不遠。此處是發現阿育王拘那舍牟尼佛石柱及1896年在藍毗尼發現的阿育王釋迦牟尼佛誕生石柱為線索,於1899年在提羅拉科特試掘後認定的就是迦毗羅衛,這是印度考古學家穆吉克根據玄奘的記載,以1895年在尼泊爾Ta-rai地區近年來,發掘工作已擴展到提羅拉科特周圍地區,並發現了一些城壘和佛教遺址、文物,但尚不能完全確證該地就是迦毗羅衛古城。

 

       另外在印度北方邦境內之畢波羅瓦(piprava)處,亦發現有迦毘羅衛城遺跡,早在1898年英國人另有一些人認為,迦毗羅衛的遺址應在今印度北方邦北部,距尼泊爾邊境1公里處的庇浦拉瓦。它距藍毗尼和提羅拉科特都不遠。一佛塔中發現一個滑石制的舍利壺,上有婆羅跡字體的銘文:「這是釋迦族的佛世尊的遺骨容器,是有名譽的兄弟及姐妹、妻子們(奉祀)的。」不少學者認為這可能就是在所謂「八分舍利」時釋迦族分得的那一份。

 

       1972年印度考古局在上述同一佛塔的下層,又發現兩個形態與質料同上述舍利壺完全一樣的舍利壺,但兩壺的大小不同,且無銘文。從出土情況判斷,安放這兩個壺的年代約在西元前5~前4世紀。不久,又在佛塔旁的僧院遺址中發現了四十多枚赤陶制的印章和缽蓋,其中一枚印章上有婆羅米字體刻文:「奄!迦毗羅衛的提婆跋陀羅僧陀(devabhadrasaṃda)的比丘僧伽(所有)」。另一枚印章上為「大迦毗羅衛的比丘僧伽(所有)」。在一個缽蓋上也刻有迦毗羅衛的字樣。另在附近發現有若干用大磚砌成的建築物和米粒古跡及其他一些文物。據研究,庇浦拉瓦的地下文化可發展為4期,最古老的一期約屬西元前8~前6世紀。因此,近來有學者認為這裡就是迦毗羅衛遺址,但仍不能確證,有學者認為或許是釋迦族遭毘琉璃王(Virūdhaka)虐殺後殘留者遷移到此再建迦毗羅衛城。

 

       經云:「持五戒者,還生世間作人。持十善者得生天。持二百五十戒者,現世可得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泥洹大道。」若有人光持五戒者,還生世間作人,若是要生天還要守更細的、範圍更大的五戒內涵,如下面《佛開解梵志阿颰經》所云。持十善者得生天,此十善當然已包括五戒善。戒除:(1)殺生。(2)偷盜。(3)邪淫。(4)妄語。(5)兩舌。(6)惡口。(7)綺語。(8)貪欲。(9)瞋恚。(10)邪見,依此順序,屬身業者三,屬口業者四,屬意業者三,稱為「身三、口四、意三」。除意業三外之七支,稱為七支業。造業之經過可分為加行、根本與後起三個階段,此十業道屬根本者,故立為根本業道。

 

       而持二百五十戒者(具足戒),現世可得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泥洹大道。成佛道果是佛世時與佛滅後千年中,現末法時期能悟道者少,因無守清淨無垢戒故,如是因,如是果,無可奈何。

 

       《恒水經》佛云:「持五戒者,還生世間作人。持十善者得生天。持二百五十戒者,現世可得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泥洹大道。以道以受人身,當奉持經戒,死死不當缺犯大如毛髮;譬如海水朝夕來往時不敢過故際。海中有七寶。何謂七寶?一者白銀,二者黃金,三者珊瑚,四者白珠,五者車璩,六者明月珠,七者摩尼珠,是為海中七寶。今佛道中亦有七寶。道寶是也。一者須陀洹,二者斯陀含,三者阿那含,四者阿羅漢,五者辟支佛,六者發意念度一切菩薩,七者佛泥洹大道,是為七寶。」

 

 

       《恒水經》佛言:「欲得道寶者,皆當棄捐婬泆、瞋恚、愚癡,持戒精進累積功德,中外清淨自守,無常高士如是。海水不受惡露,若有死人、污穢臭處、不清潔者,疾風吹著岸上。今佛道中不受污穢不持經戒惡人,諸有犯經戒者,乃牽臂出之。譬如四輩鼠:一者屋間鼠,二者家中鼠,三者野田鼠,四者清溷中鼠。屋間鼠不能居平地,平地鼠不能居屋間,野田中鼠不能居人家,人家鼠不能居野田,清溷中鼠不能出清溷中也,不知倉中饒穀故也。人復有四輩。何謂四輩?一輩人端心正意持戒不犯,欲得阿羅漢道。二輩人者持戒精進,欲得辟支佛道。三輩人持戒學問明經智慧,念度一切欲得佛道。四輩人託名為弟子,不能奉持明戒不欲學問,心意猶豫恐不得道故。是為前却弟子,如是四輩鼠。」

 

       《佛開解梵志阿颰經》中,內容敘述費迦沙婆羅門之弟子阿颰(巴利Ambattha)對佛陀無禮並出言不遜,佛陀乃破其驕慢心,並應開示五戒更廣細內涵。阿颰歸後,以經過情形報告其師,又遭其師叱責。長阿含經阿摩晝經是同一經異譯,沸伽羅娑羅,遣其弟子阿摩晝觀佛相好。阿摩晝輕慢釋種,佛出其種姓之因,并為說妙法,如大小持戒犍度所明,次令得見相好。還白厥師,師來見佛,觀相設供,為阿摩晝悔過,除白癩病,自復悟道,生不還天。

 

       《佛開解梵志阿颰經》云:佛言:「樂聞者聽。若族姓子來自陳說,貪樂佛戒,我隨其能而授與戒。欲居家修道者,名曰清信士,當持五戒:

一不好殺禽獸蠕動之類,無所尅傷,以己況彼不加刀杖,心念為仁,口不及殺。

二不偷盜,貪殆人財,欺斗秤尺,如圭銖分,不得侵人,心存于義,口不教取。

三不好欲婬犯人婦女,不觀華色,不聽好音樂,心修禮禁,言不失法。

四不妄語,譖入人罪;時而後言,言必誠信;心不漏慢,口無毀譽。

五不飲酒。縱情酗醟,心不好嗜,口無味嘗,酒有三十六失,勿以勸人。是名為我清信士之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