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近事男女有五學處

     《百論》中云:佛說何等善法相。內曰:惡止善行法(修妬路─經)。佛略說善法二種,止相行相。息一切惡,是名止相。修一切善,是名行相。何等為惡?身邪行,口邪行,意邪行。身─殺盜婬,口─妄言、兩舌、惡口、綺語。意─貪、瞋、惱、邪見。復有十不善道所不攝,鞭杖繫閉(囚禁)等,及十不善道前後種種罪,是名為惡。何等為止?息惡不作。若心生,若口語,若受戒,從今日終不復作,是名為止。何等為善?身正行,口正行,意正行。身─迎送合掌,禮敬等。口─實語,和合語,軟語,利益語。意─慈悲、正見等。如是種種清淨法,是名善法。何等為行,於是善法中,信受修習,是名為行。

 

       學處者善行也,善行者當學,惡行者當止。學處者śiksāpada,moralpreceptBuddh,即是指佛陀在道德上的教言,意謂所學之處,即是一般佛說的戒律。即比丘、比丘尼學習戒律時,所遵循之戒條,優婆塞優婆夷等所學習的戒律,如五戒、八戒、十戒等,皆稱為學處。比丘、比丘尼學習戒律時,所遵循之戒條與軌儀,依南傳佛教法稱戒、定、慧三學為三學處。

 
       近事男upāsaka,音譯優波索迦,簡讀”優婆塞”,又作清信士。指受五戒之在家男子,有親近三寶、奉事如來之義。近事女upāsikā,音譯優婆斯迦,簡讀優婆夷。又作清信女、信女,指受持五戒之在家女子,有親近三寶,奉事如來之義,而受三歸、持五戒之相,與近事男所持者無異。優波索迦優婆塞、優婆斯迦優婆夷就是我們俗稱的信佛的善男信女。
 
       「學」是應學的一切,「處」是處所或項目。除性戒外,佛陀所制定的戒律,是隨犯隨制的戒條稱為「學處」。本來一般學處係指原有沙門生活的共同規律的規矩和威儀,以及道德習慣、白衣非議後佛所制定者,為出家學佛應學習者所依據。後再擴大引申為出家、在家都應當學習規範身心的方法。
 
       「五戒學處」又稱「近事五學處」為居家學佛男女所受持之學處。五戒(學處)是有四性戒(殺、盜、婬、妄),一遮戒(酒)。
 
(1)性戒—佛雖不制,犯了亦就有罪,受不受戒者皆如此,亦可說是國法所不容許。如四根本戒(殺、盜、婬、妄)。
(2)遮戒—是要佛制定後才犯,未制前則不犯,如飲酒一戒是遮戒。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五學處者,謂離斷生命,離不與取,離欲邪行,離虛誑語,離飲諸酒。」故「五戒」內容為殺(斷生命)、盜(不與取)、婬(欲邪行)、妄(虛誑語)、酒(飲諸酒)。另《雜阿含經》云:「佛告摩訶男:優婆塞離殺生.不與取.邪婬.妄語.飲酒。不樂作。摩訶男!是名優婆塞戒具足。」
所以五百問謂:「五戒不持,人天路絕;五戒精專。人天交接。固當先受三皈五戒。以為眾戒之根本也。」因此有人認識了五戒堅持,三惡道絕之大道理。
 
       要三皈五戒同受完後才能稱為近事男(女),故《俱舍論記》云:「故於前受三歸等時已得五戒名為近事,非但三歸即名近事。」所以受五戒者當在受戒之前,定會先受三皈依戒,之後受五戒得戒體後才能稱為近事男(女)。有的人三皈依戒與五戒同時間受,但就是這樣三皈依戒還是要先受完,才能隨著受五戒。
 
       受戒後當要學習戒,此點很多法師少強調,所以受戒後不知學戒相,就實不知「學處」。受五戒者如此,受菩薩戒者更是這樣不知要如何學戒相,所以就不知要如何學習各種學處。如《俱舍論記》云:「如法受戒後,雖已得戒與戒體,仍未了知戒相差別,為令了知五戒學處故,復為說離殺生、離偷盜、離邪淫、離妄語、離飲酒等五種戒相,然後曾能令識戒相後堅持。」
 
       所以受五戒者要好好把近事男五學處仔細研究,才五戒差別相學好,才能把五戒修持好,得清淨五戒。待到五戒細論時當依《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之經文來闡述五戒各戒相,如此加以解說後,懂得才能做好持戒之止持與行持。
 
       「學處」擴而大之,菩薩要學的,不僅限於戒律,譬如《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復次,善男子!一切菩薩復有四願,成熟有情住持三寶,經大劫海終不退轉。云何為四?一者誓度一切眾生,二者誓斷一切煩惱,三者誓學一切法門,四者誓證一切佛果。善男子!如是四法,大小菩薩皆應修學,三世菩薩所學處故。」
五戒是僧俗都要遵奉的學處,出家菩薩當然得守清淨五戒,優婆塞優婆夷菩薩亦要守清淨五戒,華嚴經中云「佛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清淨戒。何等為十?所謂:身清淨戒,護身三惡故;語清淨戒,離語四過故;心清淨戒,永離貪、瞋、邪見故;不破一切學處清淨戒,於一切人、天中作尊主故;守護菩提心清淨戒,不樂小乘故;守護如來所制清淨戒,乃至微細罪生大怖畏故;隱密護持清淨戒,善拔犯戒眾生故;不作一切惡清淨戒,誓修一切善法故;遠離一切有見清淨戒,於戒無著故;守護一切眾生清淨戒,發起大悲故。是為十。若諸菩薩安住此法,則得如來無上無過失清淨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