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爾菩薩僧團

       夫佛道之正行,已逝去千年有餘,雖言有傳於南北二途,因魔障重重,障礙行者心性,故自謂有點成就者,除著重聚眾、建廟、興學,…等等之行,名為利益人間眾生。故實修實證者已不多見,而能弘揚正法律者,又僅廖廖可數之數個寺廟,做微弱呼喚之音聲,以致影響有限,起不了大作用,使得有心真要修行之出家眾,受近圓後不得其門或不知如何要入修持門。言及菩薩居士更是佛法邊緣中人似地,有幸受菩薩戒者,也不知如何來修行,數十年空過,末學以前亦如是過,豈有待來生耶?

 

       善祥有幸忝為比丘一員,還是承蒙諸菩薩大眾厚愛,雖是初學正法,已略窺佛陀制戒之基本要理,此時能不感恩圖報?談修行唯是一心,別無他物,成道在心,造業亦然。居士無知而學,遠次近方便無意、有意造三業,或是正造根本之惡業,亦皆是貪嗔癡三業心使然,無非都是地獄因。故世尊云,出生為人者如手中沙石,入地獄者如雪山之泥沙。人身難得今已得,欲再得人身或得勝果者,真要善修此心於此生。

 

       而比丘眾等有緣出家,也許真能依制教止作二持學習不犯,止作二者若有所犯,尚能依僧團清淨僧功德力出罪,此是佛陀慈悲示現制戒之本緣,故出家眾者能得其利基。然居士自修數十年,無一法成就,有成就者似是入邪者眾,不談行儀、修心,而聚其徒眾成大勢力,財利無闕,此等眾者是不知正法律故。然出家眾等知法知律,此正法律者不敢廣傳、外傳,此是佛陀本懷?還是魔力使然?五百問經云,秘經律者,犯捨墮。而現在比丘僧眾若獨秘不宣,又自不能依法依律成就道業,豈無誤己誤人之嫌。

 

       佛陀慈悲示現,唯示制教一法,以利中下根基者,欲得成就還得入比丘僧團。善祥深知修行得於僧團中磨合心性,不如此者,怎能得身口意三業柔和、清淨。比丘具足戒受後得學律五載,方得離師獨居或遠遊行止無礙。反觀諸多菩薩受六重廿八輕(優婆塞戒經),或十重四十八輕(梵網經)後布薩數月,再來似已忘記半月半月布薩事,因不知半月半月不行布薩,即是犯突吉羅惡作。故諸比丘僧團授居士菩薩戒後,不能善於教導彼眾,或辛勤領帶諸菩薩布薩法事,反讓諸眾菩薩等因無知而造諸多惡作,豈無罪過及身乎?

 

       鑑於僧團止作二法實修之利益,諸菩薩無緣入比丘僧團者,法爾開個方便法門,成立菩薩僧團,讓有心依止法爾宗旨者,認知佛說律儀為何,希能讓他們稍微洞悉正法端倪,用諸於真正修心養性,於方便法中學習點律儀與羯磨等事,讓今生不空白虛過。

 

       經數月帶領諸菩薩方便學習布薩,雖曾獲贈誦戒法本,依此而誦,惟覺稍不順儀則,經搜尋藏經典籍,始知古德早有範儀俱備未現,故發現此法本之文後甚為告慰,不必自己胡亂造作,無意間反造業無量。經兩篇整理成說戒誦本及附錄說明,往後諸菩薩等可依此而半月半月說戒,使諸菩薩能不違佛陀教戒之訓,依時依法說戒無誤,不必再造惡作。

 

       若已受菩薩戒而未有至某寺廟參加布薩者,也久不再布薩者,要趕快懺悔後參加某寺廟布薩,不要繼續造突吉羅惡作。欲加入法爾菩薩僧團者,可親自持菩薩戒牒到本中心報名。本中心從農曆八月十五日起初次正式布薩,往後依律典所述之時日進行布薩,即白黑月十五日或十四日舉行,當日是白天或晚上布薩,可參照法爾網站上行事曆知之。

 

       若您已受菩薩戒,而居住處無寺廟提供半月半說戒者,自己定要在家半月半月依時、依法、依律布薩,這樣雖不懂止作二持二犯之內涵,但起碼不會再繼續造惡作。